北大荒之行 亲情令我难忘(吉林长春 都亚君) - 情感交流 - 都氏家祠

北大荒之行 亲情令我难忘(吉林长春 都亚君)

点击数:9192013-09-04 22:35:28 来源: 《华夏都氏寻根录》第一辑


北大荒之行 亲情令我难忘

  长春 都亚君



  三伏天下雨哟/雷对雷/朱仙镇交战哟/锤对锤/今晚上哟/咱们杯对杯/舒心的酒/千杯不醉/知心的话/万言不赘————郭小川

  2009年11月6日,我踏上北去的列车,前往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市,在那里与陌生而熟悉的都氏家人首次相聚在一起。

  之前,哈市都连军大哥告诉我,北安的都文会大哥要来哈尔滨,都国胜大哥从山东也回来了,要我去有“要事商量”。下午四点,列车到达哈尔滨,接站的都连军大哥早已等候在出站口多时了。呵呵,说来非常可笑,我还不认识他呢!电话通过、短信息交流过、网上语音过,就是未曾见过。他来接站,会是一番如何景象呢?我带着疑虑拨通了他的电话:“大哥,我已经走出了火车站的出站口,你在哪里?”大哥回答:“我在出站口前方25米的地方------”。天啊!25米的地方,人流暂动,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。嘿,电话还没撂下,我一抬头见对面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正在歪着头接听电话呢。一定是他,我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和内容了。我放下电话,直奔过去,大哥也向我走了过来,我们都家人就是这样心有灵犀。

  文会大哥晚上八点才能到,为此,连军大哥带我在哈尔滨市转了圣.索菲亚教堂、中央大街、坐落在松花江岸的防洪纪念塔等好多地方。返回中央大街,夜幕已经降临了,到处灯火辉煌。一个叫都亚玲的姐姐出现在我的面前,大哥介绍说:这个你要叫姐姐,别说你是老大哟!我曾经自豪的说:基字辈女的我是老大,看来这回我要退役了。我们一起来到了位于哈尔滨市道里区的经纬大酒店,看他熟悉地与店员打招呼,就知道,这是他早就约定好的地方了。上楼落座片刻,那个只闻其名、未见其人的另一个都亚军大哥就到了。看样子今天晚上是一次不大不小的家族聚会呀!

  北安的都文会大哥将到哈尔滨了。连军大哥要去接站,我也起身同往,我悄悄地告诉亚玲大姐:我必须去,都文会大哥在长春我见过,今年4月他去长春办事(文会大哥是公安经警,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在外奔波),在长春被我们几个弟弟妹妹轮番敬酒,喝了不少,这回来这里见到我,还不疯狂报复我啊?不行,我先去贿赂他,否则一会儿在酒桌上,他不会饶过我的。在车站,我见到了久违的文会大哥,高兴得就像亲兄妹一样。

  当我们返回大酒店时,包房里又增添了两位陌生人,连军大哥和他们都做了自我介绍,我这样又结识了都宝成(黑龙江省民政厅)大哥,还有都书源(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黑龙江省支行)。这里除了文会大哥我见过面,其他本家我还都是第一次谋面。但亲情的氛围让我身在其中毫无陌生和尴尬,只有一见如故,还有豪迈与柔情。大家围绕家族的事,你一言我一语,那种亲切气氛难以用语言来表达。连军大哥自己连干三杯,在他一再劝说之下,我也喝了差不多大半杯的白酒,眼前模糊不清,看人四只眼睛、俩脑袋。宝成哥和书源像书生一样,文文雅雅;亚军大哥诚实而稳健。文会大哥这回还真没怎么样。亚玲大姐的那杯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喝下去了,我真的佩服她!

  次日,吃过早饭,国胜大哥驱车赶到了宾馆。国胜大哥刚从烟台老家回来,他送给我一本从老家带回来的《都氏家祠》彩印资料。国胜大哥还告诉我说:“亚君,有时间的话,回老家看看,到祠堂看看,照片上、录像里看到的感觉和亲临现场不是一样的。祠堂破旧得很不成样子,看了之后,让人心酸哪-------想我们的祖先必里海驰骋疆场,骁勇善战。后人生活在和平、繁荣的新世纪,连一个小小的家庙都不能够维护和完善,真的寒心啊!”大哥虽然外表不是一个感性的人,但是我感到他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。我虽然没去过牟平北头村的老家,但是我认为维修家祠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也不是一人所想所为,他要靠我们整个都氏家族的团结力量来完善,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来设计它、规划它。正所谓:人心齐,泰山移!国胜大哥强烈的家族意识以及对家族事务的责任感令我十分敬佩。

  上午,国胜大哥又带着我们去参观俄罗斯风情园,途中还接来了北头村来哈尔滨读大学的都军晓。我们来到庄园的宴会厅,他告诉我:明年夏天,我们就准备在这里召开都氏家族联谊大会。这么优美的环境,邀我们的亲人欢聚一堂,真是太好了!我们家族的发展与壮大,就是需要这样既想事又干事的组织者,我衷心地祝愿哈尔滨的都氏宗亲能够早日成立联谊会,让亲情无处不在。

  下午,我们分头行动,国胜大哥带我和军晓去哈尔滨最高建筑物——龙塔上观赏游玩。连军大哥和文会大哥他们去哈尔滨的植物园游览。晚上,我又结识了本家亲人名曰都书峰的小伙子,在群里他就是那个昵称“将军令”的人。书峰给我们各斟满一杯啤酒,说:“有缘认识,不多喝,仅此一杯。”小叙片刻,已经到了10点,大家一一话别。

  8日中午,大家一起共同吃了一顿饺子,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知道,吃饺子意味着团圆。国胜大哥在送我去火车站的途中告诉我:“上车饺子,下车面, 这风俗老家依然保留”。哦!我方知,原来还有这个典故啊!

  连日来,一直都和他们在电话和网络中不断地沟通与交流。大哥问我:“吃大列巴什么感受?”我答“牙疼!”呵呵!这样的回答你懂吗?恐怕只有哈尔滨的大哥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!

  再见了北大荒!再见了哈尔滨!再见了黑龙江!再见了亲人们!后会有期,来日方长!

  黑龙江土黑人不黑!北大荒天荒情不凉!别看我去得匆忙、待得不长,但是那里已经给我打下了深刻的烙印,亲情让我永生难忘!